首页 > 科技资讯 >>正文

波司登不输加拿大鹅,却非无辜的小绵羊

科技资讯 时间:2019-09-25 17:52:03 作者:莫敖坤
【http://www.globalcon.cn - 中国农业科技网】

但凡被沽空机构看上,上市公司都会对这样的烂桃花敬而远之。

中国闻名的羽绒服企业波司登(03998-HK)最近有点烦,股价经历了一场神奇的起伏,从年初的蛰伏到年中的短期高位,再到近日被沽空机构Bonitas力数多宗罪后的沉落和反弹,到底谁是谁非?事情发展到如今,相信大家都有不同的看法。

沽空机构力数的罪状包括财务造假,虚报盈利8.07亿元人民币;隐瞒关联交易,以异常高价向内幕人士进行收购(涉及毛利率达70%以上的女装品牌);低价出售物业资产;向大股东支付高额股息等等。总而言之,其被指责的罪状主要与关联交易、向大股东输送利益以及财务造假等有关。

沽空报告发布后,其股价从之前的2.30港元,跌至1.73港元,跌幅24.78%;波司登迅速回应指控,多家机构仍给予买入评级,其股价在短暂回落后大幅反弹,翌日回升至1.99港元,涨幅15.03%,随后股价一路向上,到现在已回升至2.44港元。

沽空机构的利,波司登的弊

众所周知,沽空机构发布不利报告做空一家公司肯定有其好处,事前先借货沽空,发布沽空报告力压股价后,再伺机低位买货平仓,赚取的是这一卖一买之间的利差扣减借货利息开支后的收益,所以沽空机构的动机并不单纯,也并非纯洁的股市清道夫。当然,在这样的搅局下,还是有利于资本市场的发展,其中包括能有效促使上市公司提高透明度,让投资者更深入了解上市公司的内幕。

再看波司登,截至2019年5月3日,该公司的创办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高德康持有71.59%权益。也就是说,董事长身兼大股东、董事会主席和高级管理层,既是上市公司最终决策者,又是决策执行者和最大受益者,瓜田李下,难免让人担心公众投资者的利益受损。

从以上两点分析,不难理解波司登为何会成为沽空机构的目标。企业的监管制度欠佳往往为沽空机构提供一个可乘之机。然而,也并非所有这类公司都适合沽空,从沽空机构的利益出发,目标股份的股价还需到达一个比较高的水平,即有沽空的水位,沽空机构才会挖空心思去找这家公司的死穴,并借货做空,举个例子来说,沽空一支股价已接近零的仙股基本无利可图,沽空机构没必要做此无用功。依此逻辑分析,这是否意味着波司登的估值偏高?

波司登在其细分市场上的真实情况如何?

诚然,沽空机构声言波司登的品牌价值为零有其主观性。那么平心而论,假若波司登的财报可信,与同行的数据比较,波司登究竟处于何等水平?

波司登成立于1994年,是中国领先的羽绒服品牌,零售点主要集中在华东、华中地区,也遍及华北、东北、西北和西南。该公司于2009年开始进军非羽绒业务,以6.5亿元人民币现金代价收购“波司登”男装品牌。

值得注意的是,男装公司本为波司登主席及主要股东高德康的非上市资产,高德康控股公司持有男装公司的70%权益,另外30%权益由第三方盛怡持有。在波司登的招股书中主要股东曾承诺优先向上市公司出售男装公司,因此在2008年8月提出以3.85亿元人民币向此第三方盛怡转让男装公司的70%权益(财华社根据此数据计得男装公司的100%权益值5.5亿元人民币)时曾先问询过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以专注主业羽绒服及目标公司经营历史较短为由拒绝行使优先购买权,并同时取得盛怡授予的优先购买权。

然而几个月后(2009年5月),波司登又以扩张男装及非季节服装产品、目标公司截至2009年3月31日止财务表现理想、盛怡于2008年扩张英国零售分销网络为由,以不超过6.5亿元人民币的代价从盛怡手中收购男装公司的100%权益。

然而,这项多元化业务的发展并不顺畅,波司登自2013财年起为男装业务确认减值亏损。截至2019年3月31日,波司登已累计为男装确认全部商誉减值亏损2.927亿元人民币。

2011年,波司登陆续收购女装品牌“杰西”和“邦宝”,并于2017年进一步扩大女装业务,收购“柯利亚诺”和“柯罗芭”。

所以到2019财年,波司登主要经营四大业务——羽绒服、贴牌加工管理、女装和多元化服装(即已大势已去的男装、波司登居家和其他品牌),其中羽绒服仍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占了总收入的73.76%。

波司登VS.加拿大鹅

提到波司登的羽绒服,就不得不提加拿大鹅(GOOS-US)。加拿大鹅是全球领先的高端羽绒服品牌,2018年进入中国市场,销售极其火爆。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