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资讯 >>正文

女大学生梦碎蝶贝蕾:昼伏夜出 吃馒头要说在吃鲍鱼

科技资讯 时间:2019-09-26 12:49:04 作者:莫敖坤
【http://www.globalcon.cn - 中国农业科技网】

  (原标题:传销组织蝶贝蕾调查:昼伏夜出,吃馒头要说在吃鲍鱼)

 

女大学生梦碎蝶贝蕾:昼伏夜出 吃馒头要说在吃鲍鱼

  中国青年报12月5日消息,在江西一所师范院校,陈明霞学的是心理学。原本她的人生规划是:当老师,结婚,生子。

  一切被一次“旅游”打断了。2014年,一名同乡好友邀请陈明霞到北京游玩,但当路过距北京还有50公里的河北省廊坊市时,好友却说已到北京郊区了。下车之后,她被带到一处农家院,从此一个名叫“蝶贝蕾”的传销组织闯入了她的生活,她后来则成为该组织的高层领导。

  “为什么当初她要叫我来,为什么要把我骗进去?”刚到而立之年的陈明霞哭了。她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直到现在,自己都没到北京看过。

  包括陈明霞在内,今年12月4日,4名被告人被廊坊市安次区人民法院一审分别认定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非法拘禁罪等3项罪名,获刑3至8年不等。

  4名被告人案发,是由2017年的一起命案牵出的。彼时,一名邱姓大学生误入“蝶贝蕾”传销组织,在传销组织窝点,他被其他成员强制灌水之后死亡。政法机关立即查处,并对“蝶贝蕾”组织再次彻查,这4名被告人,就是此次彻查中被发现的。

  在安次区多名受访干警看来,由于证据认定困难,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过去10年几无适用,算是“沉睡”的罪名,此番当地改进工作方法,准确适用了法律,或是打击传销的一次突破。

  “杀熟”的非法生意

  在传销组织的“领导层”里,26岁的潘明明是个“异类”:大多数人是江西老乡,只有他来自江苏。这让他在分配体系中多少有些吃亏。

  作为国内“老牌”的传销组织,“蝶贝蕾”始于2005年,在全国多个省份均有分布。传销人员需要购买或让他人购买其实并不存在的“化妆品”,才能提升自己的等级,并且,拉来的下线越多,自己计酬、返利的比例也越多。

  “发财梦”看似很美,但在国家有关部门认定的传销名单中,“蝶贝蕾”榜上有名。

  安次区经侦大队办案民警肖遥介绍,安次区的“蝶贝蕾”传销组织,等级从低至高分别为会员、推广员、培训员、代理员、代理商,潘明明属于代理员,是组织中的“二级头目”,算是高层了。

  “蝶贝蕾”的“化妆品”单价2900元,所有收入最终都会汇入“一级头目”代理商手中。之后,“一级头目”决定“二级头目”分得多少钱,以此类推。这意味着,与上级关系越亲,到手的钱可能越多,甚至,如果不是老乡,都可能没机会当“领导”。

  不仅如此,吸纳新人也常从老乡、同学等熟人下手。民警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举例,同为“二级头目”的吴百有就是另一名涉案“一级头目”的老乡,更是高中校友。

  每个人进入传销组织的缘由各不相同。记者梳理发现,这些缘由主要包括恋爱、旅游、求职三种。与陈明霞一样,吴百有误入传销的起因也是受邀旅游。

  1989年出生的吴百有本科毕业,身材消瘦。原先他在外地打工,2016年下半年在应邀赴京游玩的路上,一名老乡称廊坊距北京较近,便说服他先在廊坊歇一晚。之后他被带到了位于安次区杨税务乡的一处出租农家院。

  农家院是传销组织最小的单位,通常称作“家”或者“寝室”。慢慢地,吴百有升为寝室长,跻身传销组织的“三级头目”,随后成了管理多个寝室长的“二级头目”。这个级别的代价,是他投入了大量金钱。

  安次区检察院办案检察官总结说,不少传销组织成员“来的时候都是受害人”,但有的受害了想逃离,有的却加入并在组织里发展到了一定级别。

  新人想逃离组织其实很难。肖遥分析,这些农家院位于郊区或城中村,一般而言,外来打工人员较多,四周是流动的出租屋、郊区、工业区,附近没有公交车,“一旦进入,新成员很难从窝点里逃跑,跑了也很容易被抓回来”。

  多名政法干警透露,误入此地的年轻人,主要是1990年前后出生的大学毕业生,甚至有的来自北京、陕西等地著名高校。

  吃馒头要说在吃鲍鱼

  在“蝶贝蕾”传销组织里,年轻人会经历什么?多名办案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该组织里的第一课是“洗脑”。

  一名办案人员说,新人先会被要求在“课堂”上朗读成功学书籍,甚至背诵上课内容。下课后,新成员回到寝室,而寝室里通常除了他之外几乎全是被洗脑成功的老成员,“老成员会‘监督’新成员的洗脑程度,等到新成员‘思想稳定’了,守规矩了,才能让他与其他新成员住在一起”。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