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资讯 >>正文

农村网红出圈记:华农因为竹鼠,手工耿因为“没用”…(3)

科技资讯 时间:2019-11-25 18:37:58 作者:莫敖坤
【http://www.globalcon.cn - 中国农业科技网】

  换句话说,快手虽然很火,但并没有出圈。快手的网红与快手有紧密的共生关系,一旦离开这个平台, 粉丝数量会断崖式跌落。因而,某种程度上快手更像是圈地自high的亚文化社区,是农村自我凝视的产物,将快手视为当下正在发生的社会学样本,可以观察到农村的自我呈现与想象的方式与心态,以及城乡文化在此场域的化合。

  段子,是快手上最流行的题材,也是“快手er”为了吸引关注而最常采用的方式。几个农村青年,一部手机,移动设备的普及与4G技术的渗透使短视频创作的门槛空前降低。

  农村段子手习惯借用流行影视的叙事外壳,但叙事内核表达的还是乡村的问题与关怀。打工、返乡常常是创作的主题,而周星驰与港台连续剧则是“拿来”的叙事模板。在快手版“喜剧之王”里,尹天仇从不得志的小演员摇身变成卖猪肉的,在“柳飘飘”准备离开家乡闯荡越南时,喊出“我养你啊”的台词。这也是为什么总有城市人批评快手很low,当他们习惯的都市故事嫁接到异时空的乡村语境后,经过乡土化的改换,很难不让观者生出一种魔幻错位的观感。

  城乡差异常常被用来设置反转搞笑的梗。向往又怀疑城市的年轻人以段子的形式,戏仿城市文化,传达对乡村身份的挣脱、认同或和解的情绪。三炮和他的朋友们是广西南宁市塘红乡的一群90后,他们通过在快手拍段子积累了上千万粉丝。戏仿都市潮流是他们制造“笑果”的拿手好戏。这群年轻人的视频里,有人拿着画着耐克和潮牌Supreme的绿色解放鞋做真伪鉴定;有人模仿西餐的礼仪,在小提琴伴奏下,用刀叉吃月饼。视频常常把城乡两种姿态剪接在一起——上一秒打工青年还在镜头前戴着墨镜,卖力地起着范儿,下一秒就回到老家的院子,穿着拖鞋出镜杀猪。在自嘲与解嘲之间,掺杂对自我身份的怀疑与游移。

  如同农村青年的窄脚裤、墨镜,田野之间的水泥、马路、工厂、仿欧式的小洋楼,城市文明犹如异物嵌入乡村,快手如实地捕捉了乡镇空间叠加的复杂性。同时,快手中乡村的主体性形象,也呈现为愈加复杂暧昧的态势。乡村群体,尤其是年轻人,在自我凝视时,会用假想的城市目光返看乡村、自我审视,生成一种城乡夹缝中的特别叙事。

  网红迭代

  为什么快手上的初代网红与二代网红如此不同?实际上,农村网红迭代的背后是整个互联网产业用户群体下沉,短视频迎来风口的大背景下,商业策略与政策引导的综合作用。

  快手上涌现的大量“草根”博主,与平台坚持关注普通人的策略有关。2013年,快手从GIF向短视频社交转型之时,微博是最火的公共社交平台,门户网站新浪孵化的微博有很强的web2.0时代遗留的媒体基因,表现为中心化的传播方式、重视专家生产内容。在微博,少数大V生产内容通过关注链扩散至全平台,这种模式具有明显的头部效应,与之相反的是,大量普通人的日常沉淀到底部,没有观众。

  快手决意避开微博的风头,从普通人、下沉用户的自我表达需求入手。据《2015年农村互联网发展状况研究报告》,从2014年到2015年,微博的农村用户一直下降。有分析认为,微博的社区主要围绕城市话语打造,农村网民在这里,既找不到话语权,也找不到归属感。同一时期, 快手上的农村用户正在大量积累。

  短视频天生具有简单直接、传播快、门槛低的特点,这与快手的定位切合。快手早期尤其强调弱运营的思路,很少通过人工编辑干预、引导平台上的内容生产与关注,而是通过算法学习用户喜欢的内容并自动投递,具体而言,“快手”用户每一个推荐、点赞、关注都会被算法记录、根据数据分析将不同的用户“标签化”,再将计算出的符合用户口味的视频推荐给用户。短视频+算法的打法,使得快手很快抢占了三四线市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