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资讯 >>正文

如何引领现代种业技术变革

科技资讯 时间:2020-02-20 19:17:09 作者:莫敖坤
【http://www.globalcon.cn - 中国农业科技网】

粮安天下,种筑基石,种业可谓是农业的“芯片”。近年来,我国种业新品种研发能力不断增强,但科研与生产“两张皮”问题依然突出。为此,种业要坚持科技创新与体制创新,激励科研人员积极性,推动产学研紧密结合,引领现代种业技术变革。

翻开农作物育种领域论文数量排行榜,中国居于榜首,超过美国、日本等国家。中国种业论文数量世界第一,占全球作物育种领域全部论文量的20%。但“论文强国”为何没能造就“种业强国”?

近年来,我国不断增强新品种的研发能力,做到了中国粮主要用“中国种”。然而,国内种企的科研能力依然较弱,种业创新面临的“两张皮”问题亟待加快解决。

促进产学研用协同创新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当前正值春耕用种的旺季。在江西赣州定南县岭北镇大屋村,乐风农机合作社的水稻种植基地里,水稻秧苗一片绿色,微风过后泛起绿浪。合作社的种粮大户李金明行走在田间,不时弯腰小心翼翼地查看长势。“种地先要选好种。如今,县里实施优质稻米工程,今年我用的品种,便于机械插秧,不仅产量稳定,而且抗性强。”

“我国农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种子改良史。”农业农村部副部长张桃林说,以矮化育种、杂种优势利用等为代表,每一次种子上的突破,都给农业带来了革命性变化,推动了农业主导品种的更新换代。截至目前,全国选育农作物品种4万多个,申请植物新品种保护达到2.7万个,授权品种超过1.1万个。据统计,2018年品种权申请量4854件,位居世界第一。

从外部看,种业创新的动力在增加。全球种业正面临新一轮科技革命,以基因编辑为代表的生物技术、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信息技术等新技术革命迅速推进。张桃林认为,我国种业要坚持科技创新与体制创新,推动创新要素按市场规则优化配置,产学研用协同创新,引领现代种业技术变革。

种业已成为农业先进科技的载体,创新注定是种业发展的必由之路。中国种子协会顾问组组长李立秋说,谈种业就必须讲创新,种业是典型的高科技领域,小小的一粒种子蕴藏了大量的科技信息。培育一个新品种,经过育种、审定、推广,最快要8年才能上市,有些甚至是几代育种人努力的结果。只有创新的体制机制跟上步伐,种业的进程才能加快。

我国种业为何突破性大,品种却不多?答案就在“两个80%”——我国80%的种业科技人员集中在科研单位,而80%的种子企业缺乏自主创新能力。我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育种队伍和论文成果,但这些成果不少却在发过论文、评完职称后束之高阁,成为“铁皮柜里的成果”。与此同时,市场在苦苦寻觅新品种。产学研流通不畅,科研与生产存在“两张皮”问题。

“科技成果如何转化为竞争力?不能只靠企业,也要靠科研院所;企业需要科研院所插上科技翅膀。”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农业大学教授盖钧镒说,要大力推动院所高校的育种技术、种质创新等基础性、公益性育种研究;支持企业的应用性研究及其商业化运作,双轮驱动种业科技创新体系。通过产学研紧密结合,促进科研院所和种业企业联合攻关。

推动创新资源流动起来

“科研单位要着力提升种业基础性公益性服务能力和水平,夯实种业创新基础,为企业创新育种提供不竭的科技源泉。”中国工程院院士、沈阳农业大学教授陈温福说,围绕这个目标,科研单位一方面做加法,加强其基础性、前沿性、公益性研究;一方面做减法,把商业性、竞争性领域的事情交给企业。

首先是切实保护品种权。此前,业内一度流行“育种不如买种,买种不如偷种”的说法。一个玉米新品种需要15年才能收回成本。创新如此之难,但套牌却很简单,只要从地里拿走一根玉米棒子就可以私繁滥制。“如果不能加强对品种权的保护,就没人愿意投入搞育种了。”李立秋说,要加强新品种保护,鼓励种业原始创新。

更重要的是让科研院所的资源“活”起来。2014年,国家在4家中央科研单位启动种业权益改革。“赋权、让利”是这项改革的核心,划定科研人员对新品种权的权益比例不低于40%,对育种材料的比例不低于60%,大大高于当时“不低于20%”的最低限,极大调动了科研人员的积极性。目前,全国已有122家单位参与到改革试点中,改革成果几乎覆盖了所有作物类型。

“种业权益改革调动了科研人员的创新积极性,也引导科研成果更接地气。”中国农科院副院长万建民介绍,农科院作物所是首批4家试点单位之一,在具体权益比例上探索按照资金来源分类实施。比如,由国家财政资金支持取得的成果,个人所占比例是50%,而由个人出资取得的成果,个人占比可高达70%。同时规定,科研人员享有的知识产权相关权益,不因工作单位和岗位变动而丧失。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