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技术 >>正文

北京唯一的生物多样性农庄 还能留多久?

生物技术 时间:2019-12-21 13:46:10 作者:莫敖坤
【http://www.globalcon.cn - 中国农业科技网】

新京报讯(记者 田杰雄)在北京人数庞大的有机农业圈儿里,“天福园张老师”的故事让人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爱讲故事的人说她成为“农民”前的人生,有颇长的“高光时刻”;专业人士说她是北京唯一生物多样性农庄的缔造者;但在“圈儿外”普通人的眼里,张志敏瘦小,单薄,满脸褶子,只要落在农村人群里,就再难找出来。

传统农业种植者中,你很难找到第二个这样的人。她说农业是人类与自然合作的艺术,农民是土地中生命的管理者。张志敏的天福园生物多样性农庄里没有“害虫”,“每个生命都有生存的理由”。靠着纯粹的人力劳动,她在农庄里生活了18年。

但随着新规划的出台、随着工业区已经临近农庄的墙根下,这座北京唯一的生物多样性农庄,还能存在多久呢?张志敏没有答案。

在天福园农庄小径上,一路鸡鸭相迎。新京报记者 田杰雄 摄

一堂选修课

今年秋冬交替的时候,张志敏曾经受高校的邀请,在位于房山良乡的校区,为学生上了一堂农业发展趋势相关的选修课。

那天,张志敏因为顾着给农场里的鸡喂食,有点迟到,匆匆忙忙到达教室的时候,已挤满了近200名学生。但这堂课真正开始的时间,比预料的更晚——自带的那台IBM笔记本电脑太老,无法连接到教室的多媒体设备。教室里的投影幕布上一片空白,这个瘦小的“老太太”站在讲台前,针织帽衫背面还挂着农场里的杂草,鞋的侧面带着土地里的泥巴。她头发花白,脸上皱纹不少,两侧双颊还有一些凹陷,几乎没人相信她只有五十几岁。

最终张志敏只能放弃多媒体设备,她抬起遍布细纹、指节粗大的手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板书。写下的第一段话是,“人类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的改变,会导致意识形态和生态的改变”。


十月中旬,张志敏受邀到北京中医药大学良乡校区为200多名学生上了一堂选修课。新京报记者 田杰雄 摄

张志敏提到出现在一代人儿时记忆里的“莱弗林”广告,那是一款流行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杀虫剂广告——“正义的莱弗林,一定要把害虫杀死!”“这则广告所表达的暗示一直持续到如今,杀虫剂一定是正义的,而依靠植物中生长的昆虫一定是‘有害’的。”

她谈及现代农业的起源,会提到美国经济学家西奥多·W·舒尔茨所写的《改造传统农业》,这是现代农业的起源,但张志敏会发问,当工业技术和商业思维全盘嫁接到农业上,随之带来的生态环境、食品安全问题以及人类健康问题,又该如何解决呢?

在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张志敏没有提过自己的前尘过往。可在北京的有机农业圈儿里,“天福园张老师”的故事耳熟能详。

“脱轨”的后半生

每周逢二或是周末,农夫市集在三里屯、香格里拉摆摊赶集的时候,不熟悉的人要是询问起“张老师”的摊位,随便哪一位农友都得先短暂张望,才会指向一个系着围裙,满头白发的瘦小老太太,评价则会聚焦一个词汇——传奇。

张志敏的摊位在北京有机农夫市集一角。新京报记者 田杰雄 摄

传奇来自经历的反差。她曾是名校毕业,作为上世纪七十年代恢复高考后的首批大学生,考上对外经贸大学,那时还叫外贸学院,她是全年级年龄最小的一个;都知道她会多门语言,曾做过外交官,到访过四大洲三十多个国家;人们会说她曾是高级国际商务师,签下过中国开放农产品市场的最初订单,助力中国入世。以上种种,是张志敏前半生中漫长的高光时刻。但这些过往,都发生在上个世纪。在2001年以后,张志敏离开北京二环内的家,到了北京房山区良乡,开始在150亩地上过起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至此,张志敏的余生注定与前半生“脱轨”。40岁以前,她是商务师、翻译官,只从事脑力劳动,是真正的职场女性;40岁以后,她开始做农事、干力气活,与泥土虫子打交道,是风吹日晒中苍老的农村妇女。

张志敏告诉新京报记者,最初自己选择去“当农民”,并不是对农业的热爱,纯粹是因为一场大病后的身体原因,只能接受绿色纯天然的蔬菜。2001年,张志敏在京郊房山租下150亩的土地,租期20年,这便有了如今的“天福园生物多样性农庄”。

不到60岁的张志敏已经一头白发。新京报记者 田杰雄 摄

比美国最热的生物多样性农庄早十年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