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技术 >>正文

鸟类是人类的灵魂伴侣 没它们我们也活不下去

生物技术 时间:2020-02-27 15:54:14 作者:莫敖坤
【http://www.globalcon.cn - 中国农业科技网】

从人类文明诞生那天起,鸟类就同人类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良好的生态环境是保证人类正常生产生活的重要条件,而鸟类在维护生态平衡、保护自然生态系统方面功不可没。更重要的是,鸟类也能帮助我们的灵魂,没有它们人类也活不下去。 

image.png

图1:美洲火烈鸟(Phoenicopterus ruber)带着白色羽毛来到这个世界,它惊人的颜色来自于类胡萝卜素,可以通过吃软体动物、甲壳类动物以及藻类吸收。美洲火烈鸟的喙让人感觉非常神奇,因为在滤食时,它的头可以倒转过来

在我的大部分生活中,都没有太过关注鸟类。直到40岁之前,只有听到蜡嘴鸟(Grosbeak)或红眼雀(Towhee)唱歌时我才会出现,因为它们的鸣唱的确很动听。只有当有人称金鸻(golden plover)出现在附近,我才会匆匆出门看一眼,因为它非常美丽,有真正的金色羽毛,并从阿拉斯加一路飞来。当有人问我:为什么这些鸟对我如此重要时,我所能做的就是叹息和摇头,就好像我被要求解释为什么爱我的兄弟那样。

然而,这个问题的确非常重要,值得仔细考虑:为什么鸟类很重要?我的回答可能从泛泛的角度开始,如果你能看到世界上的每种鸟类,你就看到了整个世界。每片海洋的每个角落都能找到这些有羽毛的生物,而在陆地上,它们的栖息地是如此的偏远,分布却非常广泛。灰鸥(Gray gull)在智利的阿塔卡马沙漠(Atacama Desert)抚育它们的幼鸟,这是地球上最干燥的地方之一。

帝企鹅(Emperor penguin)冬天在南极洲孵蛋。在玛琳·迪特里希(Marlene Dietrich)被埋葬的柏林墓园里,苍鹰(Goshawk)在那里筑巢。麻雀(Sparrow)住在曼哈顿的交通灯里,海燕(Swift)住在海蚀洞中,秃鹫(Vulture)生活在喜马拉雅山悬崖上,花鸡(Chaffinche)在切尔诺贝利(Chernobyl)废墟中生存。唯一比鸟类分布更广泛的生命形式就是微生物。

为了在这么多不同的栖息地生存下来,世界上大约有1万种鸟类已经进化出无比复杂的多样性。它们的体型大小不一,大如鸵鸟(Ostrich),身高可达2.7米,在非洲分布非常普遍。小的如吸蜜蜂鸟(Bee Hummingbird),只有在古巴才能看到。它们的鸟喙可以是巨大的(鹈鹕Pelican,巨嘴鸟Toucan)、微小的(阔嘴莺Weebill)或者与体长相当(剑嘴蜂鸟sword-billed hummingbird)。

有些鸟的颜色甚至比花更鲜艳,比如德克萨斯州画的彩雀(painted bunting)、南亚的桐花凤(Gould’s sunbird)以及澳大利亚的彩虹鹦鹉(rainbow lorikeet)等。其他鸟类颜色深浅不同,比如红褐色、黄褐色、铁锈色以及皮色等。

image.png

图2:在非洲大草原上,长着怪异长腿的蛇鹫(secretary bird )显得十分凶猛,它看起来就像鹤和鹰的混血

image.png

图3:帝企鹅(Emperor penguin)喙上的运动橙色或黄色斑块可反射我们看不见的紫外线,而帝企鹅可以利用它完美的捕杀小鱼和鱿鱼。雄性和雌性帝企鹅都有这样的特点,在某种程度上,它们似乎是根据喙上发出的紫外光强度来挑选未来配偶 

image.png

图4:拥有巨大的喙和头盔,翼展接近1.8米,大犀鸟(Buceros bicornis)是东南亚丛林中的王者。它的黑白相间羽毛上点缀着黄色,这是由尾巴附近的腺体分泌出来的 

鸟类的行为方式也不尽相同。有些属于高度社会化,其他鸟类则十分孤僻。非洲奎利亚雀(African Quelea)和火烈鸟喜欢聚集在一起,有时候数量可达数百万只,鹦鹉们用树枝建造了完整的“鹦鹉城”。河乌(Dipper)在山间溪流的河床上独自行走,漫步在距其他信天翁800公里远的地方。

我遇到过十分友好的鸟儿,像新西兰的扇尾鸽(Fantail),曾经跟随我走过一条小径。我还遇到过很不友好的鸟,比如在智利的卡拉卡拉鹰 (Caracara),当我盯着它长时间观看的时候,它就会飞下来试图用头撞我。走鹃(Roadrunner)通常会互相合作,以共同对付响尾蛇猎取食物。其中一只鸟会分散蛇的注意力,而另一只则会偷偷地从后面发动进攻。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