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技术 >>正文

给“健康人”吃药

生物技术 时间:2020-07-31 19:17:27 作者:莫敖坤
【http://www.globalcon.cn - 中国农业科技网】

谭凤英家的早晨,伴着一阵浑浊的咳嗽开始。有几年,上午刚过,地板上就铺满了手掌大小、花花绿绿的书页,书页上是混合着鲜血的浓痰。


婆婆去世前咳了一年血,谭凤英就坐在旁边撕了一年课本。儿子小学没读完,婆婆先走了。


那是谭凤英嫁到河南省中牟县闫堂村的第八年。夺走她婆婆生命的是“痨病”——肺结核。时至今日,结核病仍是全球十大死因之一,而中国一直是全球22个结核病高负担国家之一,患者数量仅次于印度。


此后几年间,谭凤英的丈夫和侄子也相继发病,几次病危。四十年后,69岁、身体硬朗的谭凤英选择主动服药,“预防性治疗”隐藏在自己身体里的结核菌。


作为活动性结核病病人的近亲属,谭凤英被确诊为潜伏感染者。为她提供检测和治疗的,是中国“十二五”规划的结核项目之一,《结核分歧杆菌潜伏感染人群的干预研究》。


“以前多是听别人的,现在终于可以上去分享中国的成果了。”2017年3月24日下午,该项目负责人、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高磊,在第六届国际防痨和肺部联盟亚太地区大会上就项目发表专门演讲后说。


高磊的研究,是在为我国正式实施预防性治疗铺路。此前团队已选取甘肃、河南、湖南、江苏的四个农村,和深圳市某区一起,进行中国有史以来范围最大、检测技术最先进的潜伏感染流行病学调查。


由于结核病现有治疗和预防手段的持续匮乏,作为辅助方法,预防性治疗正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2017年3月初,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组织行业内顶级专家,开了一次专门针对预防性治疗的研讨会——这是行业内头一遭。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结核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王黎霞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预防性治疗是中国结核病防治工作下一个值得探索的方向,“‘十四五’希望能正式上升为国家策略”。


争议仍存。肝毒性副作用、真实数据的匮乏和反复感染等问题,让预防性治疗的推进困扰重重。


复旦大学基础医学院教授高谦长期从事结核病传播方面的研究,在他看来,按中国现在肺结核防控现状,预防性治疗“应该是10到20年之后的事”。


1

消灭“隐藏杀手”

在上述的亚太地区大会上,高磊介绍了自己的研究成果——这是中国第一次在这个会议上,介绍结核潜伏感染预防性治疗的科研进展。此前,我国的治疗方案都来自国外经验。“中国在这个领域,我们直接跳过了科研直接进入到了治疗阶段。”


这种有着超过5000年历史的细菌,潜伏期长达数十年,即便治愈,身体仍会有病菌残余,蛰伏,随时乘虚而入——这些表面看来毫无症状,但身体中“藏”有结核菌的情况,被称作“潜伏感染”。


世卫组织(WHO)数据显示,全球大约三分之一的人都曾感染结核菌,只有少数人在感染后4-6周发病,剩下人群中,5%可能在两年内发病,此后每年大约会有0.1%发病——也就是说,5%-10%的感染人群可能在一生中某个阶段发生活动性肺结核。


但那些不发病的“隐藏杀手”,依然可怕。“活动性结核只是冰山露出水面的部分,潜伏感染是留在水面下的真正大冰山,那是一个潜在患者库。”高磊说。对于正常人,水面下仿佛藏着一个个没有引爆的炸弹——每一个潜伏感染者都是一个潜在感染源。


2014年,WHO首次发布《结核潜伏感染管理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对于预防性治疗的干预人群、治疗方案等进行具体指导。


《指南》列出了包括肺结核密切接触者、HIV感染者、接受抗肿瘤坏死因子治疗、透析、准备器官移植和矽肺患者等六种推荐干预人群,此外还对用药方式给出了具体指导。


我国《结核病防治管理办法》中,提到要对传染性肺结核患者的密切接触者进行医学观察,必要时经本人同意后对其实施预防性治疗。


《学校结核病防控工作规范(试行)》中也提到,对筛查发现单纯PPD强阳性、胸部X光正常的密切接触者,在知情、自愿的基础上可进行预防性治疗。


但因为缺乏具体操作指引,实操中,真正接受预防性治疗的人少之又少。


高磊说,指南中的规定并不完全适用于中国,“亚洲人对药物代谢特征和欧美国家不同,我们用的又是国产药,加上中国是结核高负担国家,需要相当大的公共卫生资源提供支撑。”


他的团队正在寻找适合中国的干预方案。


高磊的团队尝试将WHO指南上建议六个月的服药期缩短到三个月——在中国农村,让“健康”人坚持三个月服药已属不易。


2

不得不做的选择

五年前,听到“预防性治疗”,专家们的反应是“拍桌子”反对。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