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技术 >>正文

张维:加速推进我国实现高端蛋白产品自主供给

生物技术 时间:2020-09-16 06:38:22 作者:莫敖坤
【http://www.globalcon.cn - 中国农业科技网】

2.jpg

蛋白重组制造在生物医疗领域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多年致力于从事重组蛋白相关研究,在小分子及生物大分子药物研发领域有着丰富的经验的志道生物CEO张维博士,分享了对于蛋白制造产业的认识以及创业路上的精彩故事。

科技创新维护国家安全

记者:张博士您好,感谢接受生物谷的专访。现在大健康产业已经成为全球的热点,您认为蛋白重组制造技术在这一行业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这方面我国企业与外国企业还存在哪些差距?为什么说存在的差距会威胁到国家安全?

张维:你好,目前生物大健康行业的确已经成为了全球瞩目的热点,就连创业教父级人物乔布斯也预言下一个经济发展的爆发点也将必然发生在生命大健康行业。在中国,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对健康生活的渴求也愈显迫切起来。大家都知道在生命大健康行业市场中最具投资潜力的几个细分领域:二代测序;IVD体外诊断;免疫及干细胞治疗;生物制药等。那么这些行业都有哪些特点呢?

首先二代测序市场整个技术流程过程中中关键的建库、捕获、测序中都需要各种酶或蛋白的参与。绝大多数中国的测序服务企业从国外企业买来测序仪后,后续还需要不断花高价买来各种建库及测序的试剂。然而像illumina这类企业,他们的建库及测序成本是极低的,他们所鼓吹的测序成本已降至1000美金,那是针对咱们测序服务企业,实际他们真正的测序成本可能都不到100美金。其次,从IVD体外诊断来看,目前各大医院在用的各种生化检测试剂中,左右这些试剂检测精度区别的是这些试剂盒中抗原、抗体或酶的质量,这也是往往国产试剂检测精度不如进口试剂的关键所在。再次,从近几年发展势头迅猛的免疫及干细胞治疗技术来看,在细胞培养、增生或者激活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也是各种各样的蛋白细胞因子,而这也是这种治疗技术是否成功之关键。最后我们看看生物制药领域,生物药分子本身就是蛋白质,因此这些分子本身的制造成本和剂型开发成功与否通常与这一新药开发项目的成败有直接关系。此外,在生物药先导分子研发和生产过程中也都不可避免的需要一些酶和蛋白分子的参与。有时候一个关键原料酶活性或者成本就可以决定这一个生物药研发项目的生死。举个例子,像大家都知道的生物药胰岛素,它的生产工艺中就需要两种酶的参与,因此,如果那家胰岛素生产企业能够成功掌控这些关键原料酶的生产,就能够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占据先机。

综上所述,我想大家也不难看出以上提到的这几个领域,其核心竞争力就是其上游的各种各样的核心重组蛋白产品及试剂。国内企业的重组蛋白制造技术及工艺与国外同行还存在着巨大差距。一个小小的关键蛋白质产品往往能够影响着一个行业链条的发展,而这些核心产品又往往被牢牢的掌控在国外企业的手中,因此相关行业的话语权、议价权和利润制高点都被国外企业所占据。尽管蛋白相关的产品处于整个精准医疗大健康行业的上游,但正是这个上游牢牢牵动着整个行业的动向及走向,并占据着利润最高地。谁能以最快的速度、最好的技术占领这块高地,谁就能占据这个行业的主动权,可以轻而易举的向各个细分领域进军。

不开玩笑的说一句,中国宣布2030年之前投入600亿人民币布局国内的精准医疗领域,试想如果2030年之前蛋白质相关核心产品还掌握在国外企业手中,那我们投入的这600亿中有可能500亿都用来买他们的试剂和设备了。

打个形象的比喻:长期以来,我国在高端医疗装备及高值耗材上严重依赖进口(这也是我国看病贵的主因之一),就好比我国的国防引进了国际最尖端的武器,但却仍须从国外进口这类武器的弹药(不能自主生产),这是极其危险的!如果不能摆脱对进口产品和技术的依赖这种状况不能被打破,那么我国生命科学的科技安全就会面临重重危机!科技安全是国家安全体系的重要组成,如果“关键技术受制于人”,那势必将危及国家安全!

记者:您有着丰富的蛋白药物研发经验,在您看来,目前蛋白重组制造技术中存在的最大瓶颈是什么?克服这一瓶颈的关键入口是什么?

张维:要回答这一个问题我们首先需要弄清楚这项技术的定义。重组蛋白合成就是利用重组DNA在原核微生物和细胞中合成相关高等生物蛋白质的技术。是目前方兴未艾的合成生物学中的一个重要的分支。因为这项技术的发展,人们才能大量制造出各种用于研究或者治疗的蛋白质产品。历史经验不断证明,一个关键蛋白质分子的制造往往能够迅速推动相关领域的快速发展,例如:重组人胰岛素和重组人生长因子等。目前蛋白重组制造技术的最大瓶颈就是在“制造”二字上,能否利用微生物或者细胞把蛋白大量表达出来是第一个难点,怎样把表达出来的蛋白经过一系列工艺处理和纯化拿到高质量有活性的蛋白又是第二个难点。这其中一个关键因素就是我们的目标蛋白是否折叠正确!大家很容易理解蛋白质实际上就是氨基酸按照一定的顺序连接成串,这些固定的顺序和折叠方式决定这一蛋白质的特定结构。如果不能够正确的折叠或者稍有细微的偏差都会导致其生理学活性一落千丈。因此我认为克服这一瓶颈的关键就是能否根据蛋白质自身的特性关注蛋白质的正确折叠,这样才能真正制造出高质量的重组蛋白产品及药物。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