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技术 >>正文

从“临床”到“基础”,再从“基础”到“临床” ——暨南大学“生物医学转化研究院”成长小记

生物技术 时间:2020-11-21 19:20:16 作者:莫敖坤
【http://www.globalcon.cn - 中国农业科技网】

转化医学是近年来国际领域最热的科技关键词之一。然而在中国,转化医学却一直处于尴尬的境地。对进口药物及关键原料的依赖、基础研究与临床应用的脱节等一系列问题一直掣肘转化医学在我国的发展。

广东省在中国长期占据着科研与经济发展的前沿阵地。在近年来的经济转型过程中,广东涌现了一批从事临床诊断的中小型企业,转化医学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然而,发展中的瓶颈问题依然颇多。谁来承担转化医学各个领域的承接问题?谁能整合平台建成中国转化医学的第一块试验田?

面对期待与疑问,“百年侨校”暨南大学勇敢地发出了声音,暨南大学生物医学转化研究院破茧而出,在转化医学领域上演了一场优美的飞行。

百年学府“质”的跨越

“东渐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声教讫于四海。”这句出自《尚书·禹贡》的话是“暨南”二字的由来。如今,这座拥有百年历史的“华侨最高学府”秉承了“传播中华文化于五湖四海”的思想,在高等教育“争论中求发展”的今天,不断探寻着属于自己的发展之路。

提起暨南大学,教育界人士都会知道“宁静致远工程”。这是暨南大学决心革除功利之心、根治浮躁之气的一次重要转型。暨南大学校长胡军曾在百年校庆上有过一段语重心长的讲话:“百年学府不仅仅是一个时间的概念,更是一个质量的概念,办学的质量、学术的质量、培养的人才的质量,这些才是百年的分量所在和未来所重。”也正是为了实现对质量的追求,“宁静致远工程”浮出了水面。

围绕人才队伍建设,学校研究制定了以差异性支持为手段,以管理科学化服务个性化为导向、以政策支持为核心的人才引培机制、管理评价机制和“人才特区”制度……这些制度为学校引来了数十只“凤凰”。

全国转化医学“试验田”

如今的生物医学转化研究院院长、团队带头人尹芝南便是暨南大学引回的一只凤凰。他与团队的发展故事是暨南大学改革成效的典型代表。尹芝南教授在德国柏林自由大学获得免疫学博士学位。1997~2007年十年期间在耶鲁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直至副教授,2007年被南开大学全职引进。在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担任院长期满后,2013年加入暨南大学,组建“生物医学转化研究院”。在校长胡军以及学校政策与财政的大力支持下,他开始在国内转化医学土壤上,播种心中理想的试验田。

尹芝南说,想要搭建转化医学平台,首先要清楚何为转化医学。面对各种混淆的概念,尹芝南提出了转化医学的三个内容:一是要把临床所遇到的问题作为基础研究的方向;二是要将基础研究的成果转化为临床服务;三是要对先进的诊疗技术进行推广,建立基础—临床—患者之间的有效沟通。概念的明确为今后有针对性地开展工作打下了基础。

除了概念明确,搭建平台的另一个必要因素便是建立学科基础。暨南大学有着建立生物医学转化平台的先天优势:生命科学院、基础医学院、药学院齐头并进,构成了基础医学转化科研的基地;学校附属的实力强劲的华侨医院为转化医学提供了应用平台。然而,全国具备如此条件的并非暨南大学一家,真正的瓶颈在于,基础研究与临床之间存在的巨大鸿沟。基于此,暨南大学生物医学转化研究院成立,成为全国首个基础医学转化试点单位,着意搭建基础研究与临床之间沟通的桥梁。这一研究院的成立从一开始就得到暨大附属华侨医院院长黄力及同仁们的大力支持,每年给予转化研究院固定的经费支持,作为转化院和医院医师合作科研经费。

尹芝南说,不同于一般学校的转化医学平台没有实体,在暨南大学充裕的经费支持下,生物医学转化研究院从海外引进了一批特聘专家,专门从事转化医学研究。其中,耶鲁大学Richard Flavell院士和美国加州大学San Diego分校Michael Karin院士分别受聘为免疫学中心和肿瘤中心的名誉主任,两位院士即将在研究院成立联合实验室;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James 院士受聘为抗体中心名誉主任,以及引进了新西兰皇家科学院院士Peter。同时,全职引进了高云飞、山长亮、林雪嘉、杨恒文、周庆华、吴扬哲和向征等青年学者(平均年龄36岁),以及从清华大学引进的“国家优青”董忠军教授和杨美香副教授。一支层次结构合理、素质过硬、在行业内具有较高影响的高水平科研团队在发展中逐渐形成。

此外,研究院作为暨南大学首个科研特区,采用现代管理制度,实行决策民主化,管理制度化、科学化、规范化。建立健全组织机构,建立各项管理制度,大学授予尹芝南对研究院的各技术人员具有聘任、定薪与解聘权,各部门在院长的领导下,各司其职,互相配合;在奖惩制度约束下,各部门工作任务和责任明确。所属企业按照企业管理模式,实行按需设岗,按岗聘用,公平竞争,明确任务,量化指标,严格考核,待遇从优的人事分配制度。生产流程模块化、流程化管理,各环节专人负责,防止因某一技术人员的流失造成全线技术外流。

全方位的人员配备、制度建设为生物医学转化研究院搭好了发展的框架,学院的发展开始从构想落到实处。

打出临床转化的“漂亮仗”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