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渔业 >>正文

孙松研究员:我国海洋资源的合理开发与保护

渔业 时间:2022-01-13 20:58:30 作者:莫敖坤
【http://www.globalcon.cn - 中国农业科技网】

现在的南大洋环境研究, 在很大程度上是与全球变化有关的, 与此同时, 对于鲸类的饵料——南极磷虾资源的开发利用也是非常重要的驱动因素。南极磷虾作为地球上最大的海洋动物蛋白库, 被认为是解决人类动物蛋白的重要战略性资源, 现在南极磷虾已经被开发成多种保健品、 食品和动物饵料, 所以资源问题一直是人们关注的重点。

随着全球渔业资源的衰竭, 人们开始研究海洋生态系统结构与功能和动态变化的问题, 目的是为了海洋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利用以及作为海洋生态系统中重要组成部分的鱼类数量减少之后对海洋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影响。南极磷虾的生物量估计有10亿—20亿吨, 如果每年捕获1/10的话, 应该不会影响到南极磷虾的种群补充, 而这个数量相当于全世界渔获量的总合, 问题是人们并不是均匀地捕获南极磷虾, 而是集中在少数几个区域, 所以南极磷虾的资源仍然有受到破坏的危险。一旦南极磷虾资源受到破坏, 对整个南大洋生态系统和生物地球化学循环将是非常严重的灾难, 其破坏力将远远大于鲸类资源受到破坏所造成的影响[1,2]

长期以来, 我们所受的教育一直是 “浩瀚的海洋无边无际, 海洋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 人们对海洋资源进行了肆无忌惮的开发利用, 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以鱼类资源的开发利用为例,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报告[3]: 全球32%的渔业资源被过度捕捞或者资源枯竭; 全球海洋中53%的海洋渔业资源被 “完全开发”(fullyexploited); 所以全球85%的渔业资源被处于资源开发、 面临枯竭的威胁。据统计, 在过去60年间, 海洋为人类提供了35亿吨的鱼类, 这些鱼类基本都是 “野生动物”。与此同时人们将超过35亿吨的垃圾和有害物质排放到了海洋中。根据国际海洋状态项目(IPSO) 2011年的最新研究结果: 在多重压力下, 海洋生物多样性的改变速度非常快,很多物种消失了。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可能会发生新的生物大灭绝, 在过去5亿年间地球上共发生过5次生物大灭绝, 但新一轮海洋生物大灭绝比人们预期的速率要快得多[4]

英国著名科学家赫胥黎 (Thomas Henry Huxley, 1825—1895年) 1882年在英国伦敦举行的世界渔业博览会上发表了重要演讲。在这次演讲中赫胥黎宣称:“我相信, 鳕鱼、 鲱鱼、 沙丁鱼、 鲭鱼以及大概所有的渔业资源都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 也就是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会影响到鱼类数量的变化。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会改变这些渔业资源的状态” [5]。130年后的今天, 事实证明赫胥黎错了, 一个历史上伟大的科学家也难以预料10年后海洋的变化和人类活动对海洋资源的破坏会有这么大。可怕的是生活在现代社会中的相当一些人到现在都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

历史上的另一个著名人物: 荷兰人格老秀斯(Hugo Grotius,1583—1645年), 也对海洋资源的开发利用有过论述。格劳秀斯是近代西方资产阶级思想先驱, 国际法学创始人。其名著 《战争与和平的权利》 [6](1625年) 不仅是重要国际法著作, 而且是西方资产阶级人权学说的基础自然法或自然权利理论的开创性著作。在谈到海洋资源问题时, 格劳秀斯认为海洋如此之大, 足够全人类开发利用, 没有必要制定有关海洋资源划分的必要。而事实是人们对海洋权益之争愈演愈烈, 在对大陆周边的海域进行了领海划分之后, 相继制定了200海里海洋专属经济区的划分和海洋大陆架的划分, 其目的都是针对海洋资源开发利用的。现在人们的目光投向了属于公海的深海和大洋。全球海洋的平均深度超过3 500米, 水深大于1 000米的深海区域超过90%, 其中绝大部分是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规定的不属于任何国家管辖的国际海域, 约占地球表面积的49%。国际海域因其在海洋中所处的独特的政治、 法律地位, 更因其拥有多样性的资源, 成为各国延展可控制疆界、 争取海洋权益的新空间, 同时也提供了一个培育、 发展和应用高新技术的平台。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