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渔业 >>正文

莱州湾渔民的“冰封生活”无法出海却很淡定

渔业 时间:2020-10-18 05:53:10 作者:莫敖坤
【http://www.globalcon.cn - 中国农业科技网】

    50马力的机帆渔船在冰窟窿里挣扎着,船老大任式壮从船头跑到船尾,再从船尾跑到船头,眼睛一刻不离地盯着冰面。岸上,五六个粗壮的渔家汉子大声吆喝着,给他支招、领航。“你别往前顶了,顶也顶不动,往后倒倒车”、“右边,右边,注意你的右边”……

  昨天下午,莱州湾告别了短暂的阳光,再次被阴霾笼罩。在虎头崖镇新港,一条渔船正在靠港,虽然只有几锚链远的距离,却好像隔着一座冰川。

  数万海鸥争抢一块裸露水面,蔚蓝色的大海消失了!

  27日下午,记者沿着长达10里的虎头崖防潮堤巡行,白色的冰面似乎与海天相接,一眼望不到边际,只在靠近岸边的地方,融开了足球场大小的一片水洼——这个仅存的栖息地竟聚集了数以万计的海鸥,远远听到记者的脚步声,受惊的海鸥立刻云一样的飞起来,几乎把周围的海滩都遮蔽了。

  “昨天冻得更厉害,今天气温有所回升,海上的冰化了有一半,就这样至少也冻出去5里地。”虎头崖镇政府的王先生对记者说,“今天晚上最低气温能达到零下4摄氏度,如果风不大的话,明天的冰冻面积可能还会增加。”

  说这话时,王先生扭头看了看防潮堤的另一侧,那里迎海伫立着一排风电机,此刻巨大风车桨片一动也不动。“真希望能来阵风。”他说。

  气温骤降、无风浅浪是导致莱州湾今年再度结冰的原因,目前海冰带集中在莱州湾朱旺、海庙和虎头崖一线的几个浅滩港口,莱州港由于泊位较深,尚未出现结冰现象。

  然而,亲眼目睹之下,莱州湾的“凝固”程度超出记者的想象。面对坚冰的围困,渔民怎么办?沿海的养殖户又该怎么办?

  无法出海,渔民很淡定

  在莱州虎头崖镇新港,十几条扇贝养殖船“弃海登陆”,在码头上一字排开,船底垫着厚厚的沙袋防止磨损,船体两侧还有多根木棒支撑加固。“扇贝早就收完了,有了去年结冰的教训,我们赶在第一场雪之前,便把养殖船吊到岸上保护起来,现在水里跑的都是捞海肠的船。”渔民刘师傅说,他正在给船做修缮、保养,两手沾满了油污,码头在前面拐了个弯,远远传来柴油机的咆哮声,船老大任式壮为了靠岸,已经足足折腾了半个小时,他一会操作轮机倒车,一会加大马力前进,蓝色的船壳挤压着足有两寸厚的冰层,一厘米、一厘米地移动着……突然,船舱中部腾起了一团黑色的浓烟,引来岸上人群的一片惊呼。“这样下去,发动机会受不了的!”一位老渔民说。

  这位渔民叫任东平,今年50多岁,已经驾船打渔二三十年了,他和任式壮都是西原村人,他说,村里有10几条渔船,大都是打海肠的,往年不结冰的话,能一直打到腊月年根,看今年的情况,大家只能从现在起就歇手休息,静待来年了。

  伴随着欢呼声,任式壮的船终于靠岸了,岸上的人忙着帮他系缆绳,整理锚具,他也终于有功夫擦一擦满脑门子的汗水了。任式壮当天并非是出海,莱州湾结冰后,他的船一度停泊在海庙港,他原想趁今天气温回升,把船开回家门口的虎头崖镇新港,不料靠岸时会遇到这么大的阻力,还好有惊无险。

  “海上只要一结冰,咱们本地渔民都有经验,一般不会出海,因此没有听说在海里被困的事。”任东平说,“外地渔船就不好说了,他们往往一看天好就冒险出海打渔,去年就有外地船因此被困在海里,幸亏被咱们的人及时救援了。”

  虽然被迫提前“休息”,少挣了一些钱,但渔民们都显得很淡定。“明年再干呗,俺要回家准备过年喽。”任东平笑呵呵地说。

  海洋结冰很复杂难测,很难像大风、降温等一样做出准确的预警。不过与去年相比,莱州当地政府应对得更加从容。以虎头崖镇为例,镇政府已为沿海重点村庄配备了新型渔用超短波对讲机,通讯距离可达到80海里,可以及时传递气象和渔船的动态信息,并组建了由37条渔船组成的应急救援支援队。

  海参大棚里的幸福生活

  电视机里播放着天气预报,小饭桌上摆着热腾腾的饭菜和半杯残***……记者贸然造访时,海参养殖户赵新璋正和妻子吃晚饭。海边的养殖小屋虽然简陋,但是很温馨,土暖气烧得烫手,一进屋记者的眼镜片便蒙上了一层水雾。赵新璋递过一支烟,自己也点着一根,说:“天黑,你们可能看不清,外面露天的养殖池都冻上了,不过咱屋里挺暖和,住着不遭罪。”

  赵新璋今年54岁,搞大棚海参养殖已有三年了,现在他的两个大棚里育了两千多斤海参苗,由于采用地下水循环养殖,水温比较适宜,预计到明年春天至少能长到五六千斤。“这一拉溜海边有好几家海参养殖户,我专门给他们提供海参苗种,今年秋天我育的海参苗最高260元一斤,销路很好。”赵新璋说。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