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养殖技术 >>正文

穿山甲养殖乱象频发 为增重活体穿山甲被灌水泥

养殖技术 时间:2019-10-03 13:17:37 作者:莫敖坤
【http://www.globalcon.cn - 中国农业科技网】

  原标题:“救护失败死亡”的130只穿山甲

  130只走私入境被查获的国际濒危野生动物穿山甲,在被送往两家人工繁育机构后,全部“因救护失败死亡”。

  也就是说,这些来自境外,经广西林业厅批准送走用于“繁育”的穿山甲,没有一只活着。

  这两家人工繁殖机构的投资主体,分别是佛山市南海区盐步粤辉腾钢材经营部(以下简称“佛山粤辉腾公司”)及广西盛凯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西盛凯公司”)。

  这两家人工繁育机构到底有没有相关资质?这些穿山甲死后又被如何处理了?在外界不断质疑中,广西林业厅公开回应并公布了两家人工繁殖机构的“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并称所有死体都被回收。

  今年1月底,记者探访佛山和广西的两家公司发现,这些穿山甲繁育基地或无踪可寻或人去楼空。关于穿山甲驯养繁殖情况,公司负责人均拒绝接受采访。其中,佛山粤辉腾经营部相关负责人罗润满,因非法买卖穿山甲已被湖南警方立案调查。

  穿山甲是国际濒危野生动物,而我国是公认的穿山甲主要消费国。穿山甲在国内,主要为食用及“入药”。据我国药典记载,穿山甲的甲片具有活血、下乳、消肿、排脓的功能。在黑市上,活体穿山甲已经卖到每只二万到三万元。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穿山甲人工养殖成活率极低,“几乎养不活”,其人工繁育至今仍是世界难题。为什么明明知道人工繁育几乎不能成功,相关部门还要将查获的走私穿山甲送往养殖机构?大批穿山甲的死亡,更引发了公众对繁育机构及相关部门的质疑。

广西陆生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一只因走私被查获的穿山甲尾部伤势明显。    新京报记者 王飞翔 摄

广西陆生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一只因走私被查获的穿山甲尾部伤势明显。    新京报记者 王飞翔 摄

  “没听说过”的驯养基地

  在象古村,没人见过穿山甲。

  据广西林业厅官网公示信息,从2015年到2016年,有5批共计37只穿山甲被运到北海市合浦县象古村,用于“救护和人工繁育”。

  这些穿山甲是广西海警、边防、海关、森林公安等执法部门查获所得,均为马来穿山甲。“基本上都是相关部门查获走私后移交给我们的。”广西林业厅保护处副处长张振球告诉新京报记者。据他介绍,由于地缘便利,广西多年来都是穿山甲走私的主要集散地。

  在每一批往象古村运送穿山甲的野生动物运输证明上,申请人均为广西盛凯公司法人代表李广锋。该公司也是广西林业厅批准的唯一可以驯养繁殖穿山甲的商业机构。

  据工商资料显示,广西盛凯公司位于南宁市青秀区,2008年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桥梁、码头、有色金属等项目的投资。

  记者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2015年3月,广西盛凯公司曾向广西林业厅申请穿山甲驯养繁殖试点。一个月后,广西林业厅批准该公司在广西北海市合浦县象古村开展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穿山甲的驯养繁殖。

  但广西林业厅官网公示的野生动物运输证明显示,在2015年1月29日,尚未取得驯养繁殖许可证的广西盛凯公司,就已经获得林业部门移交的8只活体马来穿山甲。

  由于该官网仅公开了2015年到2016年的野生动物运输证明,因此该公司一共申请繁育过多少只穿山甲暂无从查询。

  运输证明中的收货单位为北海市合浦县象古村驯养基地。但象古村养殖农户陈华民(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从来没有听说过养穿山甲的”。

  1月21日,记者寻访发现,多位象古村村民表示该村没有养过穿山甲。象古村村主任冯守忠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养殖场,“我们村有不少养殖户,最大的养殖场就是我开的,但养的都是鸡鸭鹅”。至于广西盛凯公司,冯守忠回忆称,“有一次在市里开会,听说过这家公司,但不知道是干吗的,也没有接触过”。

广西盛凯投资有限公司取得的野生动物运输许可证,用于向基地运送穿山甲。    新京报记者 王飞翔 摄

  广西盛凯投资有限公司取得的野生动物运输许可证,用于向基地运送穿山甲。    新京报记者 王飞翔 摄

  “穿山甲被灌水泥难救活”

  虽然接收了林业部门转送过来的数十只穿山甲,但广西盛凯公司并不愿就此多谈。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