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植物病虫害 >>正文

《曹妃甸野生植物大观》出版后记

植物病虫害 时间:2019-11-20 14:58:10 作者:莫敖坤
【http://www.globalcon.cn - 中国农业科技网】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广袤的祖国,到处传唱着一首动人的歌曲《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花儿香,鸟儿鸣,春光惹人醉,欢歌笑语绕着彩云飞……再过二十年,我们重相会,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城市乡村处处增光辉。啊,亲爱的朋友们,创造这奇迹要靠谁?要靠你,要靠我,要靠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聆听着这动人的旋律,吟唱着这美妙的歌曲,怀揣着建设家乡、报效祖国的目标理想,1983年,还不足18岁的我从昌黎农校毕业,投身到早就心向往之的热火朝天的农业战线。同年,有幸结识了也刚从河北农大毕业的青年才俊张玉江,那时,他被分配到县直机关工作,我被分配到基层工作,他搞病虫草害的防治,我搞农作物栽培管理,彼此业务上有着经常性的交往与交流。后来我也被调到机关,我俩一同在县农林局抓业务工作,联系更加紧密,情谊更加深厚,成为志同道合的挚友。工作中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精益求精、比学赶帮。一晃儿,我们在农业战线共事8年,当年热血贲张的毛头儿小伙,逐渐成长为踏实稳重的业务骨干,都各自在工作岗位上取得了优异成绩。

  后来,我被转任行政工作。而张玉江也曾多次获得职务升迁的机会、调往省城的机会、进外国公司拿高薪的机会,但最终他却坚持留在家乡、执着植保事业,继续坚守乡土大地。矢志不渝钻研专业技术,持之以恒为三农服务。他全身心地投入到植保业务中,起早贪晚深入农田,泥里水里栉风沐雨,蚊虫叮咬鏖战酷暑,数九寒天挑灯夜战,反复试验示范,不断研究总结。功夫不负有心人,几番耕耘几多收获。多年来张玉江在稻瘟病、稻水象甲、稻飞虱、干尖线虫病、恶苗病以及杂草等预测预报和综合防治方面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丰硕成果,成为广大稻农的守护神和贴心人,十多篇论文被国家权威刊物转载和收录,获唐山市长特别奖、河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省长特别奖,被评为国家农技推广研究员,也真正成为国内外知名的水稻病虫草害防治专家。因此,他获得诸多殊荣,河北省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并被选为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

  植物保护和杂草研究专家吕德滋,曾经在柏各庄农场任植保站站长,柏各庄农场早期的杂草识别成果主要是吕老等前辈搞出来的。吕老和张玉江、孙福华(河北省农科院滨海所研究员)有专业上的往来,2013年吕老去世后,孙福华和张玉江内心十分惋惜和忧虑,在一次交流中提到“杂草研究后继无人”的问题。当时,杂草识别并不是张玉江的突出强项,但他却毫不犹豫地表示:我做这个工作,起码传承到我们这儿不间断。从此,他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杂草识别的研究中,在十分繁重的工作之余,下地采集、比对甄别、整理标本、大量购书、潜心研究、寻师求教……很快,他对杂草识别的能力有了极大的提高,识别的种类数量剧增,而且对许多传统的识别结果进行了新的认定和修正。

  经常谈心、真诚交流是我俩几十年的习惯。到政协后我主抓文史,出于工作和专业的敏感,对张玉江在杂草方面的研究,我很赞同也更关注。同时,头脑中萌生一个念头:应该把他辛辛苦苦研究的宝贵成果撰写成文史书籍,正式记录并保存和传承下去,既为后来的研究者奠定基础,又让更多的人热爱家乡的一草一木。最早我把这个想法和领导进行了沟通汇报,当即就得到了赞同和支持。随即,我找到张玉江,跟他提出了这一想法。出乎意料,他竟然不同意,他认为出书得有自己更多的观点,抄录别人的东西没意思,自我感觉研究成果还达不到出书的程度。但从此以后,他的研究更加深入,并且吸纳更多的行业领域专家、学者、高手,组成强大的“植物人”队伍,反复切磋、缜密验证、携手攻关。在这个过程中,我仍鼓励并支持他早日成书。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