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植物病虫害 >>正文

“游戏成瘾”入病200天 病房里住进了一群成年人

植物病虫害 时间:2019-12-16 00:49:11 作者:莫敖坤
【http://www.globalcon.cn - 中国农业科技网】

家长们拿着报纸领着孩子,前往北京回龙观和安定医院——“游戏障碍”今年5月25在世界卫生大会上获得成员国批准,正式成为“新晋”疾病,迄今已有200天。

期间,北京安定医院开设了网络成瘾专病门诊,北京回龙观医院的院房收治了十多位游戏障碍相关的患者。

医生们没有想到,符合收治条件的患者中,青少年并不是绝对主角。在现有病例中,成年人占去了半壁江山。现实受挫、家庭阴影、其他疾病等多种因素,都有可能是游戏障碍的映射。

对这一疾病,人们的认识与应对,仍在完善之中。

回龙观医院成瘾医学中心。摄影/新京报记者王嘉宁

35岁的学霸患者

北京回龙观医院北门附近,一栋朴素白色小楼外侧挂着29病区的金属名牌,这是我国首个由公立精神卫生医疗机构开设的行为成瘾治疗病房,今年5月启用。

35岁的刘明,刚从这里离开,回归日常生活。

比起病房,这里更像精心布置的集体宿舍。推门而入,迎接来客的是一个十来平方米的小客厅,摆放着沙发、电视、动感单车、书架以及绿色植物。再往里走,KTV唱歌亭、羽毛球、跳绳、沙盘,供患者免费使用。

刘明的人生此前可称顺遂。在医生的印象中,他属于“学霸”类型——领悟力强、名牌大学毕业,从事技术类工作,履历光鲜。但在相继经历婚姻破裂、失去工作后,刘明的生活进入低谷期。

刘明和父母同住,刚失业那阵,他没有向父母坦白。为了隐瞒现状,每天仍像往常一般早出晚归,度过一天的地方是街头的肯德基。被父母获悉真相后,刘明不再出门,转而在家里长时间上网玩游戏,和父母的关系日益僵化。

在父母的要求与陪伴下,刘明来到医院,开始了住院生活。

和刘明相似,游戏障碍患者自身就医意愿不高,这一点与其他疾病不同。他们往往是在家人的劝说陪同下前来就诊。

并不是前来就诊的病人,都符合游戏障碍的诊断门槛。今年9月24日,北京安定医院网络成瘾专病门诊开诊。当天,出诊医生盛利霞接诊4位患者,没有一位被确诊为游戏障碍。

根据世卫组织定义,这是一种持续或复发性的游戏行为(数字游戏或视频游戏),可能是在线或离线。具体体现在游戏控制受损(对游戏失去控制力),比如对游玩游戏的频率、强度、持续时间、终止时间、情境等缺乏自控力等。

这种行为模式的严重程度,要足以导致个人、家庭、社会、教育、职业或其他重要功能领域受到严重损害,并通常明显持续至少12个月。

这意味着,相比引发的众多关注,真正符合这一标准的人并不多。

“游戏成瘾”入病200天 病房里住进了一群成年人

回龙观医院成瘾医学中心的四人间病房。摄影/新京报记者王嘉宁

“低入院率”的青少年

刘明所代表的患者群体,并不是医生一开始设想的患有游戏障碍的主要人群。

12月2日上午,回龙观医院刘明住过的病房,几位衣着朴素的男青年下楼,熟练地打开电视,在沙发上坐下。一直以来,谈及游戏障碍,公众关注点多在青少年,29病区里的成年人,像是一群意外来客。

“从国外相关调查看,青少年是网络游戏的主要受众,也更多受其影响。目前住院患者的年龄分布,和我们的预期不太一样。”回龙观成瘾医学中心副主任医师杨清艳表示。

今年暑假,回龙观医院开设游戏障碍主题夏令营,接到了大量的家长咨询电话。带孩子参加活动,家长们很乐意,一听要住院,态度就变得保守。半年来,行为成瘾病房收治了50多位患者,游戏障碍相关患者十多位,青少年只占一半。

与此相对的是门诊量增长。游戏障碍“入病”后,受困于此的家长有了概念落地,一些直接拿着有相关报道的报纸前来寻医。此前,他们认为孩子只是“玩心重”“玩物丧志”,未曾想到疾病。

青少年入院率不高,背后的原因有很多。

2018年6月,世卫组织公布的《国际疾病分类》第11次修订本将游戏障碍纳入其中,传播更广的另一个叫法是“游戏成瘾”,引发不小争议。有观点认为,游戏障碍可能导致诊断泛化和滥用,带来更多针对青少年的伤害。

还有对学业的担忧。患者入院治疗周期少则一个半月、长则数月,相较而言,家长更容易向严酷的考学压力妥协。在观念层面,真的将孩子作为精神病患者送入医院,家长也有所顾忌。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